快速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迪斯转舵大众有一种变革叫作站在未来看现在《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17 12:23:33 阅读: 来源:快速门厂家

2019-03-16 08:58:39来源:禾颜阅车

"没有任何一家企业会像大众一样,由传统制造商转型为软件驱动的企业。”上任CEO不到一年的迪斯在狼堡大众汽车集团年会新闻发布会上并没有急于亮出那些还算不错的财务数据,而是开门见山地指出:“大众将彻底改变,这艘超级巨轮正在加速转型。”迪斯提出的转型目标包括,软件未来在大众的占比将达到90%;将在10年内生产2200万辆电动汽车,到2028年推出近70款电动车型;在IT方面投入46亿欧元用于实现数字化战略规划。

作为为数字化转型而进行的组织结构调整的开始,大众集团将减员23000人,增加与数字化相关的岗位9000个,其中大众品牌将因日常工作的自动化裁减5000-7000个工作岗位。迪斯就像一艘巨轮上的船长,在船正常行驶并领先同行的情况下,前瞻性地感知到未来的种种风险和机会,坚定地拉响了危机的警报,给出了大众这艘巨轮转舵的方向。

数字中的焦虑

让一艘已经航行了81年的巨轮转变航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这艘巨轮在2018年营收达到2358亿欧元,同比增加了63亿欧元不说,在全球汽车销量排行榜上,也压过丰田高居老大之位。171亿欧元的利润是在受到柴油门影响下取得的,这一数字和去年170亿欧元的利润基本持平,加上在中国市场赚得的46亿欧元可观利润,大众在2018年交出的成绩单可以说非常漂亮。一家德国当地媒体对迪斯交出的成绩单评价是:“数据不错,情绪很坏”,这个情绪很大程度是对大众裁员及未来转型不确定性的担忧。

定调一个企业的战略可以有三种境界,“站在现在看过去”,是总结历史经验汲取历史教训,以史为镜;“站在现在看未来”就是立足当前,谋划未来;“站在未来看现在”,就是立足未来,谋划当前。迪斯为大众制定的战略规划属于第三种,因为这个转型是以未来为坐标,并从现在就开始改变和布局。

“没有人愿意看到事实的全部,人们往往只希望看到自己想看的现实。”这是2000多年前,罗马大帝恺撒在《内战记》中的一句经典名言。这句轻描淡写却直指事物本质的话到今天仍在被不断地验证,放在大众这艘全球汽车巨轮上也同样适用。2018年全销量1083万辆;目前仍稳坐头把交椅;全球有120家工厂;拥有员工64万多人;每年挣的真金白银超过200亿欧元;利润率稳定。没错,这是大众的现实,但这也正是恺撒所说的“很多人希望看到自己想看到的现实”。

那么“事实的全部”是什么呢?具有130年发展史的汽车制造业正受到新技术的挑战和威胁,当今的世界的汽车企业未来会分为三类,一类主动变革为互联网加汽车企业的模式,二类成为代工企业,三类成为被并购的企业或者直接倒闭。简单讲“事实的全部”就是汽车制造业正走向衰退。这部分不是很多人看不到,而是不愿意看到或者说看到了也不愿意做出改变。

有人从大众的财报中读到的是喜悦,迪斯却在这些数字中看到了焦虑。“要面对未来的战略构架,大众必须转型。”他说。

巨轮怎么转型

一个站在未来看当下的人,有时是不能被大多数人理解的。“你也许认为汽车制造商是主要制造汽车的,但这是一场误会。至少在提到大众的时候。”德国媒体南德意志报甚至用“疯狂之路”来形容迪斯在大众推进的转型。在新闻发布会上,不少德国当地记者和欧洲记者对他的这一变革表示担忧,他们觉得大众押宝电动化的战略过于激进,而至少有6、7名记者针对大众裁员问题提问。

表面上看,迪斯制定的大众在10年内将生产2200万辆电动汽车的战略是传统汽车向新能源汽车的转向,但实际上,新能源汽车只是一个实现战略目标的载体。他真正要做的,是将大众从目前的制造型企业转变为软件驱动型企业。“目前大众自身的软件能力几乎为零,很多软件能力是通过购买来实现的,但这一情况将生发改变,将来软件和硬件业务的占比会达到50%:50%。”迪斯的变革逻辑简单来说就是把大众由“硬”变“软”,他的目标是:“软件能力未来在大众将达到90%。”

“目前汽车的寿命平均为7年,将来汽车的更新是以周或天来计算的。”迪斯对汽车的思考,已经不是简单的交通工具概念,在他眼中,汽车是数字化互联网和自动驾驶的载体。“软件的更新将让汽车快速升级,产品迭代周期也将发生几何级的改变。”

新成立一个数字汽车与服务部门是迪斯做出的一项重要组织架构调整。战略决定组织架构,这个新部门负责整个集团在软件概念和智能移动概念方面的合作。它很可能在大众转型的过程中承担中枢的重要作用。该部门是连接“软”和“硬”的关键机构,其他的调整将围绕这个核心目标展开。

同时,大众将投资46亿欧元用于IT系统建设,这相当于把在中国市场一年的利润全部投在了IT方面。没有能力完成数字化的岗位或被数字化取代的岗位将不复存在,而公司的培训将向数字化倾斜。不过眼下,迪斯虽然给出了一些裁员数字,在短期内尚可能通过“正常退休和提前退休”之类的内部调整来消化,但这是一种警告和提示,告诉每个人转型已经开始。在二三年后,真正的减员才会有实质性的呈现。

“我们希望可以在2022年实现转型再造。”迪斯表示,转型后大众新业务将全部以数据方式与各维度业务的沟通,建立新的以软件为主体的生态体系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解决问题。这个软件平台所隐藏的逻辑是,大众要以一种数字化的方式与终端客户打通沟通平台,将消费者掌握在自己手中。迪斯深知,只有这样,汽车制造企业才不会在未来轮为新业态的代工厂。

迪斯胜算几何

上任不到一年,迪斯的动静不小。这位慕尼黑工业大学科班出身、曾经在大学做过助教的工程学博士,在汽车界有“成本杀手”的绰号。“迪斯是少有的汽车大佬中一个非常冷静、智慧的管理者,他对成本控制非常有办法,这让公司的盈利能力得到保障。”一位接近迪斯的人表示,在德国汽车行业,工会有着很大的决策权,迪斯跟工会打交道的能力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这让他在推进变革的过程中得到更多的支持。此外,迪斯是前大众掌门人皮耶希圈定的大众掌门人。迪斯上任以后,任命了不少外面的人做大众高管,包括主管采购的集团董事等,大众原来体系内的高管不乏对迪斯做法有怨言,“但是,只要迪斯有皮耶希、保时捷家族的支持,只要大众集团的盈利能力有保障,迪斯的位置是稳固的。”该人士称。

“我赞成迪斯对狼堡体系进行改变。狼堡的体系已经十分僵化了。”沃尔夫冈保时捷,这位75岁的保持捷、皮耶希家族发言人、大众集团最有权势的人在日内瓦车展上力挺迪斯:“他做的事是正确的。大众的运行太慢了。”同时,他也表示了对奥迪的不满:“奥迪必须不惜一切减肥。”

“迪斯上任后,大众上上下下有了不小的改变,一是成本的确得到控制,二是运转效率的提高。”一位大众内部人士认为,迪斯所说的“大众的未来在中国”不是一句空话,他提出的“在中国为中国为全球”的战略理念已经将中国市场真正放在了一个可以影响国际消费趋势的前端市场中。迪斯认为,现在的市场格局下再用“将欧洲研发的产品拿到中国销售”的发展模式已经落后了,“中国人的创新能力非常强,中国在很多领域已经走在欧洲前面了。”他表示,将来很多技术要在中国开发,而很多决策也将由本土市场决定。“未来的技术已经不能由狼堡统一研发,将这里的技术拿到中国去的做法以后行不通了。”

100年前,美国、日本、欧洲等国家,90%的人的工作是农民。现在,90%变成了5%。科技的进步让社会的生产和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每个行业都将被重新定义。对大众来说,迈出这一步是艰难的,但如果不迈出这一步,10年前倒下的诺基亚就是前车之鉴。这个巅峰时期甚至为芬兰贡献了4%GDP的手机业巨头做错的唯一事情就是没有在正确的方向上行驶,最后被苹果湮灭。“历史有时会突然凝聚在一个人身上,之后世界便倾向以这个人所指示的方向前进。”假如把布尔克哈特说的这句话放在迪斯身上,我们希望他为大众转舵指明的方向是正确的。这位59岁的船长能否成功让大众这艘巨轮成功转舵,不仅仅关乎到大众的命运,对整个汽车行业也至关重要。

芬琳水性环保漆环保吗

水性漆品牌

芬琳墙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