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建立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相适应的支付清算体系

发布时间:2020-03-26 17:48:07 阅读: 来源:快速门厂家

作为国际支付清算中心,上海应逐步成为境内支付的重要基地、跨境支付的前沿口岸和金融市场交易的清算平台。作为境内支付的重要基地,不仅要确保跨行支付清算的安全与效率,还要兼顾系统参与者流动性管理水平,降低跨行支付系统参与者清算资金成本;作为跨境支付的前沿口岸,要提升跨境支付效率,构建跨境支付直通式处理机制,确立人民币最终清算地的代理结算服务优势;作为金融市场交易清算平台,要建立健全支付清算法律框架,切实保护市场参与主体的合法利益,按照国际公认的标准,设计、运行和管理服务于金融市场的支付清算体系,为金融市场提供高标准的支付清算服务。

进一步提高跨行支付系统的流动性管理水平

作为“银行的银行”,中央银行有义务为它对商业银行的货币负债提供支付服务,而拥有安全、高效、低成本的中央银行跨行支付服务,是国际金融中心的最基本条件。

伴随着科技的进步,中央银行跨行资金转账服务经历了手工票据清分,自动票据清分系统,延时净额结算系统(DNS),实时全额结算系统(RTGS),混合支付系统(Hybrid System)。其中混合支付系统结合了延时净额结算系统和实时全额结算系统的优点,兼具安全、高效、低成本的优点,受到了全球银行业的普遍欢迎,是跨行支付系统的发展方向。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在1999年,延时净额结算系统、实时全额结算系统、混合支付系统三者处理的跨行支付金额比为46∶51∶3,到2005年,该比例变为3∶65∶32,其中混合支付系统的占比增长达10倍。2007年和2008年,欧元和日元两大国际货币的核心跨行支付系统都进行了混合支付模式的改造,并推出了欧元TARGET2和日元RTGS-XG系统。目前,混合支付系统已经成为了最主流的跨行支付系统模式。

我国大额支付系统于2003年在全国成功推广运行,大幅提高了跨行支付清算的安全和效率,对我国经济、金融的发展和稳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该系统是典型的实时全额结算系统,在提高跨行支付安全性的同时,对商业银行日间头寸有着较高的要求。

为了支持人民币“走出去”,发展人民币代理结算业务,进一步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我国大额支付系统需要研究引入混合支付模式,以此减少对商业银行清算资金的占用,降低系统参与者成本。但是,由于我国大额支付系统参与者数量高达1600个,在日间直接采用混合支付模式对系统资源的消耗过大,为此,正在建设中的第二代现代化大额支付系统选择在日终以后采用该模式。

为使我国大额支付系统成为完全意义上的混合支付系统,有三个方案可供探讨:一是全力推进“一点接入”改造,大幅减少大额支付系统参与者,然后引入日间混合支付模式;二是借鉴日元RTGS-XG系统的做法,在大额支付系统中建设混合支付模块,让少数大银行参与其中;三是借鉴美元CHIPS系统的做法,单独建设一个采用混合支付模式的跨行支付系统,吸收少数大银行参与其中,由大额支付系统或中央银行集中会计核算系统提供最终结算支持。

推进中央银行参与交易所证券市场资金结算

中央证券存管是资本市场发展的重要制度性安排,跨行支付系统和证券结算系统是资本市场运行的重要基础。随着上海金融市场的国际化程度不断提高,资本市场投、融资活动会更加活跃,跨行支付系统和证券结算系统之间的相互影响逐渐增强。两者的合理对接和相互协调是资本市场乃至整个金融体系稳定运行的重要保障。

在各国证券结算系统的建设过程中,央行都发挥了重要的主导作用。目前,各国的证券市场资金结算模式不尽相同,有以欧盟为代表的中央银行资金清算模式,也有以美、英、日为代表的商业银行资金清算模式。但无论哪种模式,出于防范风险和提高效率的目的,都需要中央银行的深度参与。美国的DTCC、欧盟的明讯银行(Clearstream)和欧洲清算(Euroclear)等中央证券存管机构都实现了资金结算系统与中央银行跨行支付系统的连接。

但在我国的两大证券市场中,只有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中央债券综合业务系统实现了与大额支付系统的对接,交易所证券结算系统未与大额支付系统连接,作为交易所证券市场中央证券存管机构的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选择了16家商业银行作为资金结算银行,中央银行完全没有参与交易所证券市场资金结算,资金结算与证券交割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DVP。

我国中央银行之所以没有全面参与交易所证券市场资金结算,存在两方面原因:一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证券市场刚刚起步的时候,人民银行还没有建成大额支付系统,无力为证券市场提供快速、高效、可靠的资金结算服务;二是大额支付系统2003年建成前,证监会已经与人民银行分设,交易所证券市场结算系统与大额支付系统主管部门不同,协调成本较高。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境外人民币回流的客观需要,对金融市场的安全和效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交易所证券市场现有的资金结算模式,与国际上的通行做法存在差异,在流动性风险防范方面存在一定不足,也不利于作为最终贷款人的人民银行第一时间监测和防范市场风险。为此,建议加强相关金融部委间的协调,就资金结算制度设计问题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研究推进中央银行参与交易所证券市场资金结算。

人民币外汇交易引入央行货币层面的同时支付交易机制

外汇交易市场是全球覆盖面最广、交易金额最高、流动性最强的金融市场。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数据,到2010年4月,全球外汇日均交易额高达4万亿美元,远远高于全球第二大金融市场——美国国债市场。完善我国外汇交易结算安排,对于上海确立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无疑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目前国际上能够实现同时支付(PVP)的外汇交易结算模式只有两种,一种是中央银行货币层面的交易结算,由持续联结结算(CLS)银行完成;另一种则是商业银行货币层面的交易结算,由一家在商业银行开户的中介机构完成。在中央银行货币层面的交易结算模式下,交易双方分别在两种货币发行国的中央银行开户,由于CLS在17个结算货币国家拥有中央银行清算账户,可以由其充当中间人,负责同时收妥转付,适合在多国央行拥有清算账户的跨国商业银行之间交易,全球55%以上的外汇交易结算通过CLS系统完成,17个主要国际货币间的外汇交易结算使用该模式的比例更高。在商业银行货币层面的结算模式下,交易双方需要把资金转入中介机构(可以是商业银行)在商业银行开立的结算账户,由中介机构负责收妥转付,适合中小金融机构之间或者涉及非CLS货币的外汇交易。从全球外汇交易结算的国际经验看,各外汇交易主要币种均已加入CLS(持续连接结算)银行,可以实现中央银行货币层面的同时支付(PVP)结算。

上海拥有我国最大的外汇交易市场,其运营主体为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但是,我国外汇交易市场只有商业银行货币层面的结算模式,缺乏中央银行货币层面的PVP结算机制。从人民币未来主要国际货币的地位来看,我国外汇交易结算模式显然不能满足外汇交易市场发展的需要。因此,应当引入CLS模式,使人民币成为CLS结算货币。

目前,CLS银行无法将人民币纳入其结算货币,主要原因是我国目前尚未制定轧差有效性与结算最终性的法律条款,人民币成为CLS结算货币尚存在法律障碍。为此,需要有序推进支付法律框架的完善,确保净额结算的有效性和最终性,适时加入CLS,利用好人民币的本币优势,提高上海在全球外汇交易中的市场份额。

阴道紧缩的两个小窍门

儿童牛皮癣的主要症状

牛皮癣的病因具体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