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绕不开的谁来种地与怎样种地朱果藤

发布时间:2020-10-18 15:37:07 阅读: 来源:快速门厂家

绕不开的谁来种地与怎样种地

历经两千多年仍运行不辍的都江堰,造就了“水旱从人、不知饥馑”“黍稷油油,粳稻莫莫”的川西粮仓。可以说,发展现代农业,对于地处都江堰灌区核心区的成都而言,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更有着千年天府的历史传承。

围绕着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突围,“谁来种地”“怎么种好地”的问题一直是关注农业的人们关心的焦点。破解了这两个问题,也就消除了人们对于农业后继无人的担忧,找到了农业提质增效的“密匙”。

春耕春灌时节,记者在田间地头采访时看到,以水利渠系和农村道路为重点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为农业摘采、浇灌、收割实现机械化打下了基础,为“种好地”提供了前提。而一批有技术、会管理、懂市场的“职业农民”,成为解决“谁来种地”的主体。

怎样种地

平整化的作业格田周围水渠紧随

依托土地股份合作社,大力推进以水利渠系和农村道路为重点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农业摘采、浇灌、收割全都采用机械化,可节省人力70%。

4月,小春落,大春作。崇州市城南,距离市区十来公里的桤泉镇,一幅收获的景象:在平整的大地上,是茂密的油菜,株株都有一人多高,枝头油菜籽高挂,远远望去,犹如一片片青色的丛林。

这是崇州市10万亩粮食高产稳产高效综合示范项目的一期建成区。这个2012年底启动的项目,也是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以及成都千斤粮、万元钱粮菜高产高效基地核心示范项目。

沿着柏油铺就的主道走进粮产区,6米宽的主道笔直到底,两侧的农地规则、平整,块块大小等同,每两块地由2.5米宽机耕道路或1.5米宽作业道路间隔开来,农业机械可直达每一块地。渠随路走,每条道路旁边都有一条三面硬化的水渠,渠内清水潺潺。

在崇州市粮产区,农业摘采、浇灌、收割全都采用机械化,可节省人力70%。“我们依托土地股份合作社,大力推进以水利渠系和农村道路为重点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崇州市水务局党组成员蔡伟说。

据了解,崇州市在项目建设初期,就划定了10万亩项目区的道路“红线”,并将粮产区项目规划和乡村旅游规划、新农村建设规划等结合起来,统一规划。但基础设施建设,却是以高标准农田建设为标准推进,以水田网格化、田土平整化、灌溉设施化,建成“路相通、沟相连、渠成网、旱能灌、涝能排”的网格化标准农田。

如今,在已经建成的3.36万亩区域范围内,通过“小田并大田、道路改造、渠道优化”,原本大小不一的耕地被整治为22.5亩的作业格田,并建设机耕道路、作业道路、连接主干道和灌溉农渠等基础设施,以便机械化耕作。

同为灌溉,粮产区的水渠却宽窄不等。“它们承担着不同的功能。”蔡伟说,渠系根据水系现状和灌溉面而建,最宽的是斗渠,依托现有水系引水进园区;然后再分建一级农渠、二级农渠、三级农渠,层层引水入田。

眼下,在成新蒲都市现代农业示范带上,邛崃市牟礼镇10万亩粮经基地正在打造,其中基础的建设项目之一,是将渠道进行小的合并、大的改造;金堂县赵家镇以伏季水果、有机蔬菜和高端食用菌为主导的现代农业已初具规模,在这个水源并不丰富的丘陵地带,当地通过修提灌站的方式,保障水源和农业灌溉。一西一南、一平坝一丘陵,因农业项目不同,所采取的水利浇灌方式也各异。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抓好水利设施建设,对现代农业发展至关重要。为适应现代农业发展的需求,市水务局正在制定指导全市水利建设的导则:一是为产业服务,根据种植的具体物种,来决定灌溉的方式;二是根据具体水源的情况和地形地貌来进行建设。在保证灌溉的同时,导则还充分考虑了洪涝对作物的影响,着力提高干渠的防洪标准。呈差异化建设的水利基础设施,为成都的现代农业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石。

谁来种地

职业农民请来农业专家

人工栽秧,每人人工费至少120元,5亩地要请10人劳作一整天;而机器栽种,2人操作农耕机,每人人工费不过150元,5亩地半小时可插完,时间、物力要节省80%以上。

4月23日,崇州市10万亩粮产区隆兴镇区域,两块11亩地里的油菜已经收割,杨福明和马均站在光秃秃的黄土地里,查看品种为“F498 6203”的机直插试播现场,不时指导农耕机如何操作。

马均是四川农业大学水稻所博士生导师、四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和他并肩而站的杨福明并不是农业专家,其身份是农民——崇州市隆兴镇黎坝村合作社的职业经理人。

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传统农民不同,杨福明这个职业农民是穿着皮鞋、坐着小车“上班”,他工作的地点不仅在地里,更在地外:邀请农业专家开发、试验新品种,联系生产企业谈粮食收购……

这不,今天他就请到马均教授,在这里进行一种新品种的水稻机直插试验。没错,在这块没有水的黄土地上,机器栽种的正是水稻。正在劳作的农耕机集旋耕、播种、施肥三位一体,耕作后蓄浅水,一周后水稻出苗再引水入田。这情景,实在难以让人将其与传统的水稻种植方式联系起来,那时,农民头戴草帽、腰挂秧苗,在划好格块的秧田里一步一栽,秧苗也是先育再植。

“用机器栽种,可比人工快多了,而且花费也更少!”杨福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人工栽秧,5亩地要请10人劳作1天,每人人工费至少120元;而机器栽种,5亩地半小时可插完,2人操作农耕机,每人人工费不过150元,时间、物力要节省80%以上。

会算账的杨福明“掌管”着黎坝村合作社的600亩地,当地把土地集中整理,农民以土地入股的方式分红。种植的都是传统粮食,青壮年都进城打工去了,利从何来?谁来种地?杨福明却看中了其中的商机,他离开工作的单位,在经过培训成为职业经理人后,竞聘上岗,成为黎坝村合作社的“大当家”。

“发展现代农业,大有可为。”杨福明说,实现现代农业,可选择优质品种进行规模生产,并和生产、加工企业进行订单式收购,价格上亦有保障;更重要的是,80%的农作可做到机械化,解决了农村现有劳动力不足的难题,效率也更高,而且,政府对农业发展也很支持,购买农机要补贴50%。“农业的根本出路还是要实现机械化。”他十分感慨。

事实证明,杨福明的确有眼光。他上任后,黎坝村合作社共进行了三次分红,除了给他的工资、合作社留余,去年每亩收成800多元,对于未直接种地的村民来说,这就是一笔纯收入。

而新品种的引入,也让他尝到了农业科技带来的甜头,今年,在黎坝村合作社600亩地里,有着200个以上的高产品种。“以水稻来说,我承包的保底产量是500公斤,如果超出,就由合作社和我一人一半。”杨福明信心满满地说,机直插的试验如果成功,他和村民的收入都会大幅增加。

据统计,截至去年底,全市粮食集中连片生产基地达到234万亩,土地规模经营率达到52.8%。为了解决“谁来种田”的问题,我市着力培养有技术、会管理、懂市场的“职业农民”,现在全市已有农业职业经理人7903名,他们活跃在田间地头,在现代农业中大显身手。我市计划到2015年,培养1万名农业职业经理人。

治心脑血管疾病医院哪家好

唐山哪家医院非手术治疗肠粘连好

四维彩超医院有哪些